????时值朱玉澹御驾亲征出兵前夕,她暗中命柳明嫣于南疆整装待命,只看战局形势,然后见机行事。万一霖州兵败,则将鲲头舰悄悄行至落霞湾附近,到时候具体该怎么办,自会有人来告知。

????柳明嫣见是密旨,自然不敢怠慢,见秋月实前来求救,知道是实情,于是装成应承的样子,顺水推舟地答应了秋月实。

????秋月实先前希冀自己求援能成功,但没料到会如此顺畅,更没想到明皇早有令先到,只不过明皇也不知道此中还会有琉夏人,这真是误打误撞地上了同一条船。

????秋月实暗忖朱芷潋有了生机,喜出望外之余对柳明嫣当然也就和颜悦色极力保持和善的关系,柳明嫣让医者替他疗伤也欣然接受。

????这一来一去,纵使秋月实没有那样的心思,柳明嫣不知不觉中也离他越来越近。

????武艺超群,样貌出众,性格儒雅又琴棋书画样样有品,血统门第虽比不上自己,但也还凑合,关键是年龄也差不多。这样的男人不就是老天爷为我柳明嫣备下的么?

????柳明嫣为人向来刚愎,自己认定的事儿往往一认到底,她觉得相中了秋月实,就压根儿没想过秋月实对她有没有意思。难道天底下的男人如果有被她看中的,不该都是欢天喜地的么?

????嗯?鹫尾?

????哦,那个婢女还不错,是个拿得出手的下人。

????所以当鹫尾与秋月宗直带着九艘蛇形舰忐忑不安地靠近南疆总督府前时,惊异地发现自己受到了极隆重的接待。

????原来蛇形舰未到之时,秋月实就与柳明嫣切磋过海上战事,且越谈越投机,到后来说起碧海与琉夏间造船各有长短时,竟然发现两国的舰船颇有互补之处,于是自然而然地就开始研究如何将机动力奇高的蛇形舰与火力强盛的鲲头舰合同作战的阵法。

????纸上谈兵终不及眼见为实,蛇形舰一到,柳明嫣就迫不及待地让秋月实与自己将两边的船舰合在一处,实际演习了一遍。

????志同道合,趣味相投,于公于私这秋月实都把柳明嫣给吸引得寸步难离,看在鹫尾和宗直二人眼里,颇有些哭笑不得。这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没几天,霖州兵败的消息传来,柳明嫣即刻调兵遣将命鲲头舰北上,快抵达落霞湾时从国都传来了新的消息:明皇即将退位,传位于清洋公主朱芷潋。

????秋月实一怔,那么说来人已经逃出了商馆了?

????彼时,柳明嫣对秋月实已深信不疑,除了明皇给自己的密旨依然守口如瓶之外,寻常的军报并不太瞒着他,有时还选择性地让他一起参阅给些意见。

????直到昨日,根据阿藤和阿葵混入太液国都后打探回来的消息,加冕之仪即将在太液城中举行。

????看起来是个喜庆的仪典,可是到了夜里,明皇之前所说的那个暗中联络之人终于现了身……

????柳明嫣越发觉得大事不好,便通知秋月实与

????自己将船舰隐在落霞湾外,静观其变。秋月实则让阿葵和阿藤继续留在海岸边,直到她们忽然发现血族的骑兵挤满了整个左岸,她们断定此事不寻常急忙赶回来通报,于是才有了起初的那一幕。

????朱芷潋和苏晓尘终于大概明白了过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此时海湾上渐渐息了风,海面上宁静祥和。柳明嫣朝鲲头舰一指,说道:“眼下有好多事还须细细商议,只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陛下和苏学士与臣一同登上鲲头舰方是稳妥。”

????柳明嫣说话向来这样,虽然中意秋月实,但她坐惯了鲲头舰,瞧不起蛇形舰这样的小船就是瞧不起,出口毫无顾忌。且她还不知道苏晓尘是以国主的身份逃离了国都,依然用当日在抚星台上的称呼。

????鹫尾听了,脸色几乎冷成了冰坨子,秋月倒不甚在意,只是笑笑。

????柳明嫣又道:“秋月君,你也一定要一起来,让你的蛇形舰就跟在后面,咱们上船再向陛下细说。”说着,朝秋月招了招手,似是待他亲密,却难掩居高临下之意。

????雀头舰虽小,虎头舰不小,载着这一众人连同秋月、鹫尾、宗直、甚至阿葵阿藤,还有苏晓尘的小乌云狮,都一个不落地全都拉上了鲲头舰。

????苏晓尘刚上虎头舰,忽然脸色一变,大叫一声:不好!

????朱芷潋忙问何事,他当着众人面又不好细说,只得附耳在朱芷潋耳边焦虑地说道:“佑伯伯明明托付了我银泉公主的事儿,我只想着自己逃,慌乱中却把她给忘在了涌金门里。”

????朱芷潋嗔道:“你现在倒想起来了,不过难为你还记着我家里的人。你不必担心,母亲暗中有安排,银泉姨母应是无事,但我暂时也不知道她去了何处。”

????苏晓尘见她说知晓内情,这才松了一口气。

????鲲头舰舰体巨大,甲板上下连同内舱隐舱共有十六层。登舰之后,柳明嫣十分殷勤地将朱芷潋请到了其中的一层,指着其中的格局摆设道:“陛下请看。”

????朱芷潋惊讶道:“这……这里怎么这么像姐姐的清涟宫?”

????柳明嫣笑盈盈地说道:“陛下忘了,臣可是当时护送清乐公主殿下入苍梧的护卫之人。那时为了让殿下起居得安逸,特意将这一层改成了清涟宫的模样,后来一直放在此处忘了改动,于是就保留了下来。虽然比不上来仪宫,但臣觉得现在拿来给陛下做御所,正是合适。陛下以为呢?”

????什么忘了改动……根本就是柳明嫣见这一层改造得奢华舒适,舍不得改回去,等朱芷洁一下船就迫不及待地拿来自己用了,这样既无清涟宫之名又有清涟宫之实,算不得僭越之举。如今朱芷潋上船了要是发现有这么逾制之所,岂不是麻烦?不如趁机就献给朱芷潋,不仅表了忠心,还洗脱了先前的嫌疑。

????其实朱芷潋哪里会猜不到其中的把戏,只不过没必要揭穿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当下只是夸赞感谢,并不追问。

????水

????至清则无鱼嘛。

????众人一同入了这如清涟宫般的船舱,纷纷各自坐定。柳明嫣请朱芷潋坐了备下的御座,自己毫不客气地坐了侧旁的首座。

????朱芷潋见苏晓尘在一旁神情有些落寞,心知他虽弃了国主之位,一时间怕还是有些不适应,便朝众人说道:“昨日先帝虽然已将皇位传给了我,但随即惨遭奸人暗算……”

????此言一出,举座默然。

????虽然柳明嫣和秋月实方才在上船前已经惊悉此事,但总是让人难以相信,不过才一日的工夫,上明皇居然就已经崩逝了。

????朱芷潋神色悲痛,继续说道:“先帝已不在,有三件事我想要对诸位言明。这第一件事,我虽已登基,是碧海第四代的明皇,但如今我碧海国破人亡支离破碎,为牢记此仇此恨,碧海一日不能复国,我就一日不称朕,不戴朝阳冠,起居饮食一概不用帝制,以此明志!”

????朱芷潋说得斩钉截铁,显然心意已决。众人听了神色肃然,暗暗生了敬意,秋月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不过区区数月未见,她竟然已与先前如此不同,不仅举手投足皆是帝王的模样,且心思细密之处也比以往强了不少,这样的人即便不戴那御冠也绝不乏统御之力。她成了明皇,那么琉夏此番倾力相助的情义想必她一定会记在心上,将来琉夏族人也应该能得到些回报。忧的是,不知不觉中她好像离自己又更远了一些。实际上他虽然能感觉到来自朱芷潋的谢意,却不再等感到昔日里谈笑风生时的情意。

????难道真的成了孤家寡人?还是因为有了那个苏学士?

????秋月正胡思乱想时,朱芷潋已开口继续说道:“这第二件事,灭国之恨,来自伊穆兰。然而冤有头债有主,伊穆兰人中实是敌友参半,并非一丘之貉。譬如我这次能从太液城逃离,就多亏了血族的王长姬暗中告密和周旋,还有我身边的这一位苏学士,你们也许有些人见过或者听说过,他是苍梧国的殿前大学士,但他真实的身份是伊穆兰国的国主!可是他虽然是国主,南侵之责却不在他而在大巫神温兰。相反,他为了保全先帝和我,为了不让温兰带着铁骑在我碧海国土上肆虐欺凌,处处暗中牵制,实是我碧海的恩人,到最后他还愿意为了我,竟然抛下这国主之位,与我一同上了船。所以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能够念及这份恩情,而不是追究他伊穆兰人的血统或者往日的身份!”

????这个消息更是令人瞠目结舌,柳明嫣向来看重贵贱尊卑,一听苏晓尘就是伊穆兰的国主,却肯弃尊而走,倒吸一口冷气。她暗想,这苏晓尘与朱芷潋是两情相悦,大约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弃了王位,如果换成自己是一国之主,可愿意?

????这念头来得突然,柳明嫣一时想不出来。她不自觉地瞥向坐在那边的秋月,又想,倘若是为了秋月,我肯不肯?

????没风没影的事儿,把柳明嫣想得一脸的迷离。果然开了情窦之人,甭管是多少岁,都是一样困惑不已。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89476/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