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4章  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谈

  项先生说这番话的时候也在看着满脸疲倦的小儿子,声音很柔和,“我不对你这件事做任何评价,我并不觉得你做错了,也不觉得我们应该反对。我们更希望你能踏踏实实的安下心来思考。你才19岁,你可以喜欢任何一个你喜欢的人。但如果你要想长久跟人家下去,我们希望你考虑的更全面一点。别仗着自己年轻就轻易的伤害别人家的姑娘,别人没有这个义务要被你伤害,更没有必要陪着你一时脑热,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开玩笑。当然你可能会觉得无论什么样的感情都有被分开的危险。这个是事实,我们也不狡辩。哪怕现在你找一个跟自己同龄的人一起谈恋爱,以后也可能会分手,会离婚。可你们的年龄相当,哪怕是分手离婚都不影响你们之后再找。可对于你现在所喜欢的人,她再找到条件更好的人有些难度。我对她了解不深,只能这么说。如果说的不对也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没有诋毁她的意思。”

  项巍听到自己爸爸妈妈的话,把手盖在眼睛上,眼眶一阵酸涩。

  他想过很多种应对方法,也设想过很可能会发生的冲突和对峙。

  可没有想到他的爸爸妈妈是这么看待的,他们没有责怪他,更没有说对方的任何不好。

  项先生和项夫人看到小儿子这样,心里也有点难受。

  如果可以当父母的又怎么希望自己的儿子左右为难呢?

  他们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一辈子都平安顺遂,没有其他的烦恼所侵。

  可很多事情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变,人生中该遇到的事迟早都会遇到,哪怕是逃避都逃不过。

  项懈说道:“爸妈你们先忙你们的事情吧,先让小巍上楼洗漱休息一下。以他的性子,今天应该都没好好休息,也没好好吃东西。”

  项夫人心疼道:“是啊!小巍,你先上楼,回头有什么事你再跟我们说。爸爸妈妈的意思刚才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爸爸妈妈没有要让你断了这份心思的想法,只是想让你有更多的时间仔细的思考这件事,多站在对方那边思考问题,不要老是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

  项巍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我可以理解为你们是支持我的吗?”

  “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谈,也希望你能给我和你爸爸一点时间去消化这个事情。你今天的这番话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份很大的刺激。”

  “谢谢爸,谢谢妈!”项巍说完便上楼去了。

  项先生看了大儿子一眼,说道:“你等下给他送一杯牛奶上去,跟他多说一会儿话,别让他一个人呆着。”

  “爸妈,你们能跟我说说你们的真实想法吗?”项懈觉得他爸爸妈妈的态度其实是有所保留的,这是没有在小巍最疲惫,也最想得到别人支持的时候拒绝他,反对他。

  项夫人:“作为父母我们当然不希望儿女会有小概率感情的事,但作为一个过来人,我们也希望在爱情面前他们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可以心想事成,心甘情愿的走进婚姻里。但终归是有些担心这样的感情持续不了太久。”

  项先生:“作为画家,对各种各样有特色、有感情渲染的人和事有共情能力是好事,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发掘到别人发觉不了的东西,可以将这些东西变成他们的画,展现给更多的人看。我担心的是他把这样的共情能力当成了爱情,如果对方的年龄不是比他差这么大,这些担忧都无需出现。可对方比他大11岁,以后要怎么办才好?对方40岁的时候他正好处于人生中最好的时候,对方50的时候,他的魅力正好是最好的时期。这样的差距,无疑是把对方的骄傲与自尊都踩了个粉碎。与其如此,还不如在这个时候好好的克制自己的感情,让对方好好找一个跟她年龄相当财力相当的人在一起,何必因为自己的爱情把另一个人拖下水呢?”

  项懈发现他爸爸妈妈说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是站在女方那边思考问题,根本不会认为是女方勾引了他们的小儿子。

  于是把这个疑问问了出来,“要是是对方刻意吸引他呢?”

  “当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不过我相信你弟弟没有那么傻,他的观察很入微,对于别人的气质要求很高。我想他不会轻易的被别人吸引,要不他早就谈恋爱了,不会等到现在。”

  项夫人也说道:“我相信他的心动是真实的,他此时此刻的感情也是真实的。正因为是真实的,所以不好打扰,也不需要去横加阻拦。只希望他能够更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而不是放任自己的行动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作为男人他更有义务小心翼翼的守护自己的心动,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再去追求对方,确定对方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再求婚,婚后加以珍惜,好好维护彼此的感情和小家庭。这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他现在还只是个大男孩,哪怕他已经比同龄的男孩子成熟很多,我也不希望他如此草率的,就决定了要追求一个人。”

  “你们没有觉得对方的年龄不合适吗?”项懈再次问道。

  项先生:“年龄不是问题,我们的观点不应该像其他工作一样陈旧、传统。你弟弟所喜欢的那个人在她自己的领域里和年纪里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这样的人不应该被我们拿来恶意的揣测和诋毁。更何况她现在也没有答应你弟弟的追求,更不应该被我们拿来说三道四。我们也没有资格对她进行指手画脚。换个角度想,别人要是对我的儿子指手画脚,我恨不得砍死人家。所以我们也不要指手画脚别人的女儿。”

  项懈对自己父母的思维和三观很服气。

  他们看问题的角度非常好,不会迁怒,更不会遇到什么事,立马理智全无。

  而是会站在对方的观点思考问题,更不会轻易的诋毁别人,反对别人。

  他自己的爱情比较传统,所以没有被父母所阻挠,他也并不觉得惊讶。

  他的妻子比他小一岁,还跟他是同行,几乎没有什么障碍的就融入了他们家。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63166/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