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发现,因为之前摸着长鸣的脑袋,根本不是这个高度,如今长鸣都已经到了她的下巴高了。

????长鸣点了点头,“因为我会长大的。”

????“……”云江火苦笑着,谁不知道,但是长得太快了,将他怀中的散灵狐拎起来,发现也重了很多,肥了很多,看着散灵狐那双水灵灵的眼睛。

????师槿看着素羽那个得意洋洋的表情,看来他还真要好好打击一下素羽,“我不是怕着你那个恶鬼的面具,我是要你买另一个面具。”

????素羽果然被打击了,“什么嘛,还以为你真的是怕了呢?居然不是,那你要我买哪个呢?”

????师槿走到小摊前,拿起一个只有一半的面具,是一个只是戴在眼睛的面具,而且上面还有一些精致的花纹,特别是右上角还有蝴蝶的样子。

????素羽看了看师槿手中的面具,问师槿:“槿哥哥,你要我买这个面具吗?可是我不太喜欢,怎么只有一半,知道鼻子而已,我喜欢这种整个脸都能戴上的。”

????说着,还是欢喜的晃着自己手中的恶鬼面具。

????云江火摇了摇头,“你太肥了,话说怎么就只见长个,都没有见修为进展呢?散灵狐,你都不看看长鸣哥哥都长这么高了,你还特么还是一只狐狸。”

????花晚以走了好长的一段路,看着周围还是无尽的黑暗和污浊,她真的好像哭死在这里,因为她发觉自己好像迷路了,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走,方才能找到胥尘。

????“阿尘,阿尘,大黑龙,大黑龙,听到请回答,哦不,听到请直接来这里搬我吧!”花晚以已经整个人睡在了地上了,她发现自己自从重新回来这幽冥之境中,竟然都还没睡过一个美美的觉,因为特么在这种黑暗的污浊的空气中,就算她能睡觉,也是睡出可怕的梦。

????但是她真的觉得有点累,就在她快要闭上疲惫的双眼时,忽然感觉到了前方的污浊之气有奇怪的力量,马上起身,她大概知道了,那是那座诡异的城池,当年她和风夙就走过,看来她还是找到了方向了。

????马上直接往那个方向飞去,因为只要穿过前方的城池,再走上一段路,便是到达了污浊之气最为强劲的地方,当年的她和风夙都无法穿过,只能暂居在那里。

????虽然她不知道已经过了几千年过去,以前的风夙,如今的胥尘是否还住在那里,还是已经能继续往前走去,但是他当年为了把她的魂魄送出幽冥之境,定然是耗费了很多的妖力,如今还要耗费那么多的妖力,带着不完整的身躯去六界中。

????素羽此时又戴上她的恶鬼面具,透过面具,能看到素羽眨着她的眼睛,问着师槿:“为什么呢?为什么女子就要买那个面具呢?是不是因为那个面具比较好看呢?我不是爱美之人,我还是喜欢我这个恶鬼,多搞笑啊!”

????师槿看着素羽还是在晃动着自己脸上的恶鬼面具,他无奈地把她的恶鬼面具拿了下来,然后想了想,说:“这个野蝶面具是有由来的,是关于一个女子的故事,要不要听。”

????听到师槿要讲故事,素羽拼命的点了点头,“当然要啊,槿哥哥你是第一次给我讲故事呢?快说吧,如果你说得好的话,我就不买那个恶鬼面具了,就买这个什么蝶面具。”

????师槿又无奈了,还要他说得好,是素羽要买面具,又不是他要,但是他还是认真的讲着:“我记得好像是有一个叫做蝶的女子,她从小是一个孤儿,没爹没娘养着,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所以很多人也叫她野蝶,她有着一张极为美丽的容貌,她嫉恶如仇,她同情着弱小的人,便自学武功,劫富济贫。”

????想到这里,她不得不为胥尘和魔尊那一战拧了一把汗,他竟然敢用那样的身躯去对付同样身为一界至尊的魔尊,幸亏他不是死在魔尊的手下,而是回到这里来,至少他还活着。

????看着前方在黑暗中,已经隐隐约约的浮现了一座尽在黑色迷雾中的城池,花晚以马上朝着那里飞去,看着古老斑驳的城门,她想起当时在城中看到的那些奇怪的人,还真是心有余悸。

????慢慢的走进去,手掌时时刻刻的汇聚着神力,以免待会突发什么情况。

????但是城中还是那般情况,空无一人,一模一样的场景,都已经一万多年了,这里还是一模一样,就连尘埃都是薄厚一样,正如同鬼城一般,花晚以忽然想到冥界是不是就是这样呢?

????再往前走去,转头一看,还是那座庭院中,那些奇怪的人,还是在做着一万年前一模一样的动作,看着真的渗人,花晚以继续往前走去,当时到这里之时,风夙直接把她带离这里,所以城的深处究竟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她帮助了很多贫苦的百姓,也救助了很多几乎快是频临死亡的人,人们都非常崇敬着她,都尊称她为女侠盗,因为她自己也是没有钱财可以来帮助他人的,都是盗取那些贪官无良富豪的钱财来救助他人的。”

????说着说着,好像有点忘记了,素羽一直催着呢?

????幸亏买面具的人记得,才继续讲了下去。

????“可是,又一次她听说有一个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便夜闯那个贪官的府邸,结果那个贪官做了准备,派了打量的家丁看守着,结果她受伤了,而且还是伤在了眼睛的地方,一向看重着自己容貌的野蝶实在无法忍受着变丑的自己,便为自己做了一个美丽的面具。”

????但是,等到她再往城中走去时,她后悔了,她不应该继续往这里面走,因为这里面真的就有人了,但是都是和那些奇怪的人一样,这里所有的人,若是不去看他们身上的污浊之气,不去看他们与六界中常人不同的身体,还真以为这里就是热闹城镇。

????买面具的人说着还把摊上的野蝶面具拿了起来,说:“就是姑娘现在手中拿着的那个美丽的面具,都钟爱着这个面具。21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61384/2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