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看……怎么可能……”张小普看看近在身旁的“江月心”,再看看脚下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脑子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唉,你可以想象,咱们身边的景象,就是脚底下实际情况的投影,”周游道,“是被白义用……用它的方法投射出来的。”

  张小普这下才恍然大悟:“就像是海市蜃楼?这真是太棒了,我们看这里就可以准确把握下去的时机了!”

  张小普此言不虚。时机太重要了,尤其对于周游和张小普这两位来说更是如此。

  这样想着,周游不由将目光紧紧锁在了白义所映出的“实时画面”之上。不知被根脉给重重包围了的江月心,将会怎样创造时机呢?

  与白义映出的画面一般无二,江月心悬立在根脉的丛林之中,显得那样的渺小而柔弱。可水人面上却是毫无惧色,甚至在嘴角还微微勾出了一抹微笑。

  雷鸣似的滚滚之声不绝于耳,伴着这雷声,地面震动,瞬间隆起纵横交错的地垄,仿佛有无尽的力在垄下涌动难耐,最终,地层再也无法约束地下此起彼伏的涌动,土层被撑开冲破,无数条水柱破土而出,高高喷起,仿佛快速生长的高大草木,好似蛰伏地下已久的银龙,吟啸着冲天而起!

  根脉离开了泥土,尽是比夜色还要浓的墨黑之色,而这些从地下管道中迸出的水龙却尽是光亮的银色长柱,像是骤然生出的光柱之林,又仿佛那是满身披了银色鳞甲的条条巨龙,混杂在根脉的丛林中,分外耀眼。

  根脉像是因为没有预料以至于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种情况似的,竟然全都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忘了攻击,甚至连蠕动都忘的一干二净。

  可是间杂在根脉之中的水龙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滞。大约夜市街下的大大小小的管道全都被江月心给破开了,不光是自来水,甚至还有污水一并涌出,高高喷起在空中,又瀑布山洪一般,尽数倾在夜市街上。

  江月心搞出的这番动静大了。就连店里用来做饭洗碗的水管子,也全都在同一瞬间崩裂,夜市街里的人们,不管是来吃饭的,还是在此开店的,只得抱头跑出店外,可到了外头,又是仿佛落了惊雷炸在了地上,街道路面破开,地下水柱子喷了老高,简直像是钻进了一个大的没边儿的音乐喷泉里,只不过配乐的不是音乐是滚雷。

  这般景况,众人不由得齐齐抽了口凉气!更有万般困惑不解:

  这城市中心竟也能发洪水?

  还能拱起这样高的浪头?

  大惊之下,人们竟全都忘了逃开,一时只是呆呆杵在原地,只是一个个的大眼瞪小眼。直到不知哪一个忽然醒过神来,大喊一声:“快跑啊!”众人才仿若如梦初醒,拔腿就跑。

  高高的水柱子汇合在一起,又重重往地下砸去,真的仿佛山洪爆发一般,呼啸着追着狂奔的人们卷了过去,有反应慢跑的也慢的人,登时就给卷进了水里,又被狂乱的水流猛然冲开,不知冲到了何处。

  更糟糕的是,水流里也混杂了不少的根脉。这些根脉乍被水流冲击,一时来不及反应,直至被水流卷入,碰到四处逃窜的人们,才好像活泛了起来,须根卷起,倏地便钩住了几个人的脚腕,猛然往后一拉,拉进根脉的乱丛之中,瞬间便将那几人紧紧缠成了蚕蛹,再骤然收紧——

  那几人被卷起的地方,所过的水流尽都变成了暗红之色。不过也只是一瞬,这暗红便又被更大的水流冲的无影无踪了。

  这一情形在根脉乱舞和水流凌乱的一团混乱之中,并不起眼,更是转瞬即逝,可是,白义还是将这副画面清晰地呈现在了周游和张小普的眼前。

  “啊……”张小普有些不忍地转开了眼睛,“我们九江城……这一阵子也太倒霉了……”一座小小的平静之城,短短数天之内,先是体育场事故,紧接着又在夜市街出现伤亡,堪称是多灾多难啊。而且,张小普生于斯长于斯,难保这夜市街里就没有他的亲朋故旧,念及这一层,他更是心中隐痛不安。

  周游又何尝不是呢?于他来说,这种痛苦更甚。

  游游转身汇进音乐节狂热的人群中的背影,不受控制的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虽然那少年说游游本人与音乐节的事故也脱不开关系,但是,无论如何,游游她自己的确也是受害者啊。

  周游使劲儿闭了闭眼睛,睁开了,道:“时机还不到吗?月心和小也为何都没有动作?”

  “别急,马上就到了,”白义的声音始终温和地抚慰着周游焦躁的心,“要将大多数的人驱出夜市街,要有些耐心。而且,你放心,她们两个不会完全袖手旁观的。”

  周游不置可否。要说忍不住出手相助的,苏也倒是一定会挺身而出,但是江月心……周游却不抱什么希望。

  “苏姐!”果然,正在周游想着的时候,张小普往白义映出的画面中一指,兴奋叫道,“苏姐在救人!”

  周游顺着张小普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苏也从有点小吃店的屋顶跃起,在空中一个腾旋,也不知她怎么一转,竟避开了滚滚洪流和被水冲的乱七八糟的根脉,与此同时还抬手往下扔了些什么东西,身形不顿,顺势飘到了街对面的一家铺子屋顶上,稳稳站定了。

  苏也往水流中扔下的东西,也不知是能迎风见长,还是说遇水泡发,竟瞬时变大了许多,从洪水的奔流中露出了真容。

  看见那东西,周游和张小普均是瞪大了眼睛,不约而同惊叫道:“鲨鱼!”

  的确是鲨鱼,而且还不止一条。而且每条鲨鱼的体形都不下三米。

  完全不该出现在街上的鲨鱼,在洪水中追逐着血腥之味,俱都兴奋地张大满是尖牙利齿的大嘴,朝着跑在最后的人咬去,一时间,鲨鱼背上锋利的背鳍,和它们雪亮宛如匕首的牙齿在滚滚洪流中异军突起,蔚为大观。

  周游和张小普对视一眼。

  说好的救人呢?

  只是苦了哪些逃跑的人们了。这些疲于奔命的人们估计心里都崩溃到不能再崩溃了,本来只是想好好吃顿夜宵,结果遇上水管破裂,臭水横流不说,这会儿还跑出来了鲨鱼!

  一定是哪家海鲜馆的仓库因为跑水给冲坏了……吧?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6115/1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