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旋风营骑兵按军例集体一声嚎叫,第一排竖立的长枪齐齐放平,紧接着是第二排的长枪。

  对面的马邑骑兵同样放平长枪、举起大刀,双方都开始了冲锋。

  后方远东军的指挥台上,王君临拿着望远镜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他望远镜框子里面全是奔腾的马股,马蹄带起的泥土草屑四处飞扬,奔腾产生的震动连大军后方指挥架上都能感觉到。

  对面马邑郡城的城头上刘武周张大着嘴,眼睛一瞬不瞬的睁着,屏住呼吸等待碰撞的一刻,刚才远程攻击他们吃了亏,在他看来是对方武器装备太过优良的原因,他相信自己麾下最精锐的骑兵在战近身厮杀绝对不比对方差,甚至还要厉害一些,他期待着自己一方的最终的胜利。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刘武周脸色越来越难看。

  密集的阵形让双方都无路可退,也没有丝毫躲避的空间,杀人和被杀只在马身交错的一瞬间,这时的个人战技和骑术已经毫无作用,战士的勇气在骑兵战中得到最大的体现。

  急速的奔跑下,远东军一方的阵列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开始出现曲线,但短短的距离还不足以影响阵型的完整。

  相距五十步,马速升到最快,双方以每秒二十米左右的速度接近,罗士信满脸兴奋的杀气,双眼圆睁握紧手中带黑色三角标旗的指挥枪,枪头对准对面的马邑的一名骑兵,这名骑兵满脸凶悍,手持大刀领头跑在最前,看起来不是寻常士兵,是一名小头目,但此人此时也终于有些慌乱,因为他要面对至少两支长枪的攻击。

  马邑骑兵前排仍有人在试图射箭,一拨骑弓射出的轻箭嗖嗖飞来,一百多名远东军骑兵被击中,因为良好的盔甲防御,所以只有两人跌落马下,短短距离转眼即逝。

  “杀!”远东军骑兵阵同时爆发出嘶声力竭的最后一声吼叫。

  轰!

  两股马匹的洪流迎面对撞,无数折断的枪杆和刀刃的断片飞舞,折断声和人马碰撞连绵不绝,枪刃与铠甲摩擦的声音让人牙根发酸,避让不及的马匹互相撞得骨头碎裂,一些马匹被撞得飞起,一些则带着骑手倒地,在地上拼命翻滚。

  最后时刻,罗士信的坐骑也不听话的往左稍微偏开,不过却没有让他的长枪偏离太多,他始终死死盯着迎面而来的那名敌兵,降低自己身形,在双方轰鸣的蹄声中交错而过。

  下一刻,他感觉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虎口一麻,枪身瞬间从手中飞脱,那名敌兵带着一声惨叫,身影仰天朝后翻去,接着便在眼前一闪而过,淹没在骑兵海浪之中。罗士信从背后抽出了自己战场上冲锋时的承重兵器———特制斩马.刀。

  旋风营骑兵的密集阵形占据了优势,前排一百多名马邑骑兵在第一轮交锋中被击落七十多人,剩下的人则穿过远东军骑兵前排阵线,还不等他们喘一口气,远东军一方第二排骑兵墙挺着密集的骑兵扑面而来,锋利的枪尖在马匹的加速下如同死神之枪。这批马邑骑兵大多兵刃折断,或是不及收回,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而对面密集和平直的阵列让他们也没有往侧面避开的空间。

  又一轮人仰马翻的对决,马邑骑兵再次损失惨重,待第二列远东骑兵穿过后,马邑骑兵的阵形一片大乱,碰撞发生的地方堆满死伤的人马肢体,两轮间隔也不过是眨眼之间,马邑后续的骑兵仍然没有机会和时间去调整自己的方向,正在纷纷减速

  ,第三轮的远东军骑兵却不是铁枪,而是换成了马刀,又猛冲上来。

  他们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整齐阵形,手执着厚背马刀呼啸而来,借着对冲马力,不需用力挥舞,只要在错身而过时握紧刀柄轻轻一挥,就能带起飞舞的肢体和一蓬蓬血雨。

  即便前面是成堆的马邑骑兵,他们也只能一头撞上去,一百多名马邑骑兵被强大的惯性掀得高高飞起,又砸入后面的马邑骑兵之中。

  马邑骑兵阵形相对厚实,对这些集中的地方,远东军骑兵在密集队形中无法回避,只能硬生生冲上去,即便击杀了前排的敌军,自身也要遭受对方后排攻击,或者便是与同样不能躲开的对方骑兵撞到一起。

  后排马邑骑兵挥舞兵器要攻击身边冲过的远东军骑兵,但远东军骑兵并不减速,径自往前继续奔驰,转眼便错身而过。

  阵型厚实处的马邑骑兵则被冲撞弄得阵型大乱,地上翻滚的人马阻挡了他们的路线,他们不得不降低马速,这使得他们在交战中几乎没有发挥作用。

  三轮攻击如同疾风暴雨,狂暴的将马邑骑兵阵线打得千疮百孔,留下一地尸骸和伤员,剩余的远东军骑兵队列丝毫不停,如同突然涌起的狂潮转瞬又远去,他们继续往前方前进,百步后慢慢减速再次开始列阵。

  这三轮过后,两队的马邑骑兵已经各自损失了近半之多。阵线支离破碎,所有人都处于慌乱之中,完全失去了指挥,但打击还没有结束,迎接他们的是一片九连发快弩的急射。

  第四轮骑兵立即又跟上来,他们吹着竹哨,以百人为战斗单元的呼啸而过,专门攻击被割据成五十人以下的小股马邑骑兵,他们每人都有快弩,同样也不与马邑骑兵缠斗,奔跑中发射完就快速撤离,这么短的距离和密集程度覆盖下发射快弩,战绩非常好,马邑骑兵落马惨叫不断。

  开始退往两侧的远东军游骑受到鼓舞,又凑上来骚扰,他们分成小群时聚时散,以快弩和骑弓攻击马邑骑兵,战场上箭矢破空声连连响起,更显混乱。

  方才对撞的地方尸骸遍地,双方受伤的士兵和马匹都在拼命挣扎嘶叫,碰撞集中的地方双方堆叠在一起,一些摔落的双方骑兵回过神来,抽出匕首或捡拾起附近跌落的武器互相恶斗起来,连一些负伤的人也互相扭打。

  …………

  …………

  这是马邑骑兵第一次正面对远东军骑兵对冲,可是看起来更像是单方面的屠杀,刘武周当然知道王君临神通广大,也知道远东军肯定会很强悍,所以他派了麾下最强悍的一支骑兵,总以为即使胜不了,但至少会不败,而且在付出一定代价的情况下,能够抢下黄小虎的人头。  

  然而,眼下在正面对冲中,面对这样一支从未见过的骑兵和骑兵战法,带着五十人冲向中间黄小虎头颅的刘武周麾下大将王成光莫名的感到胆寒,特别是这种打法中蕴含的这种几乎是以命换命的骑兵打法,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他却不知道这是长期训练骑兵队列和纪律要求下的令行禁止,然后在大势所趋之下,即使有骑兵怕死,也只能往前冲,否则稍有迟疑,没有被敌人杀死,反而被自己一方后面的骑兵撞死。

  后方马邑郡城城头刘武周面如土色,他麾下最强悍的骑兵野战竟然在同等数量正面冲锋中惨败于敌手。不用转头去看,刘武周便知道他麾下的将士士气定然衰落了不少。而眼下唯有最后将黄小

  虎的头颅抢回来,才能够挽回一些士气,否则今天派人出去野战就是一次大错特错。

  刘武周知道这个道理,派出去带队的王成光同样明白,所以他强压下心中的震恐,两眼只盯着那根木棍,纵马上前,手中长刀连斩,那木棍一截截地矮了下来,伸手取过黄小虎的头颅,寒进早已准备好的皮袋之中,然后立刻打马而回。

  这个时候,王成光才注意到自己分向左右的两支骑兵已被远东军击杀超过一半,若非带出来的都是悍不畏死的勇猛精锐,此时说不定都已经溃败。

  此时,已经有一支远东军骑兵向马邑主将王成光所在冲了过来,王成光也是一员悍将,大吼一声,长刀施展开来,舞得风车一般,连接劈倒向他冲来数名远东军骑兵,居然让摆脱了这支骑兵的纠缠围堵。

  罗士信立即注意到了这员悍将,一拉马头,从一侧绕了过来,不声不响,手中特制斩马长刀劈向王成光。

  当当当连声响起,双方交错的瞬间,两人手中刀已是碰击数次,王成光虎口发麻,手中长刀几欲脱手而去,心中大骇,所幸两人双马交错,已是擦身而过,鼓起余勇,王成光硬生生地挤出一条通道,就要向着城门狂奔。

  连接劈倒几名马邑郡城骑兵,罗士信调转马头,眼见王成光纵马逃去,不由大怒,身体猛的站起,在马上纵身一跃,身法展开,身体瞬间如弩箭一般以人刀合一之势向王成光劈了过去。

  王成光听得身后破空异响,突然取弓,猛的转身,连珠箭响,直直向半空中的罗士信射去,三箭首尾相接,又快又准。

  罗士信一惊,于半空中一声大喝,手中战刀于半空中由劈改成横面,电光火石间刚好挡住了这三箭,但是他本来向前势不可挡的身体也控制不住落了下去,此时他的战马也追了上来,他重新落在马上,但是这一耽误,那王成光却已是去得远了,不由大怒,指着王成光的背影破口大骂。

  主将逃离战场,剩余的马邑骑兵士气顿时消散大半,纷纷纵马而逃,罗士信未能看住黄小虎的头颅,又未能杀了对方主将,心中握着怒火,带着麾下亲卫营的人马仗着马快,快弩的犀利,一一追上去,在城头刘武周等马邑将士的注视之下,全部斩杀。

  但是就这样,罗士信依然很是郁闷,因为他不但没能看住黄小虎的脑袋,连对方的主将在与他单打独斗中竟然逃走了,要知道在聂小雨亲自调教下,他已经远比原本历史上要厉害得多,所以以他如今的实力,天下能及者屈指可数,即使是宇文成都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由此看来刘武周麾下的武将勇士,马上厮杀也不可轻视。

  罗士信垂头丧气地回到营中,自向王君临请罪!

  王君临笑道:“同等兵力正面交战,几乎全歼敌军,敌主将狼狈而逃,我军死伤不过百多人,你何罪之有?至于那逃走的敌将既然进了马邑郡城城,那便是进了我们笼子的鸟,迟早也会被我们杀死。而黄小虎的脑袋被马邑人拿了也就拿了,刘武周以为凭此可以激发他们士兵的士气,但那也要看是在什么情况之下,我们若是能够将他们打得一直处于下风,他们看见心目中的昔日的勇士头颅只会让他们越加对畏惧我们。”

  ………

  ………

  PS:非常抱歉,最近因为要改工作的事情,这事关后半辈子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到处奔波求人,所以耽误了更新,实在是太抱歉了————

  :。: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938/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