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名乌桓士兵已经在无声中包围了帐篷,为首的将领却仍是怕警醒步真,还是小心翼翼的,他用手快速的做出了两个姿势,指示两队共计八名士兵从左右两边靠近帐篷,掀开帐篷口后一齐冲进去。

????当士兵们慢慢靠近帐篷口,抬起手正要掀开帘子的时候,下面发生的事情却把他们吓了一跳,帐篷中清晰的传出了一个声音:“各位,外面那么寒冷,既要进来何必如此鬼祟?”

????为首的将领一听,这的确就是从那帐篷里传出来的,如果没有搞错,那这帐篷里只有那一个人,难道是他发出来的?可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喝醉了么?难道是被他们的动作给惊醒的?不会吧,他们都已经这么小心了。

????士兵们还在等待将领的指示,既然已经都这样了,将领也觉得没有什么必要再藏着掖着了,便给了那两队士兵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将帘子撩开。

????原本,将领还在防备着会不会帘子一撩开,里面的人都会冲出来,可事实证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便放心的迈步走了进去。

????进入帐篷的第一眼,将领就看到了已经端坐在床上的步真,只见他面带微微的笑意、神情十分平静,这让将领不由疑惑,难道步真并不知道他面临什么样的境况么?

????“将军,如此深夜,为何到访啊?”步真淡淡的看着那将领,“还穿甲持刀的?将军何意?”

????看他的样子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将领只好道:“步将军,酋长大人有请,请步将军随我们过去。”他用的也是标准的夏朝语言。

????“看来这乌桓懂我们夏朝语言的人不少啊!”步真赞赏道:“不知将军的夏朝话是跟哪位名师学的?”

????“将军谬赞了,先生之名不足将军挂齿。酋长大人正在等待,还是请将军快快随我过去吧。”将领催促着。

????“哎呀!”步真坐着伸了个舒服的懒腰,道:“好吧,既然是酋长大人相邀,那我就过去一趟,谁让今夜多蒙酋长大人招待了呢!”说着,他下了床,站起身的时候望了望身边,询问那将领:“对了,不知将军可知我的佩刀到哪里去了?何以睡了一觉便不见了?”

????“呵!”将领笑了笑,道:“将军的佩刀我会亲自去寻找,将军尽可去与酋长大人会面。”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步真的刀到哪里去了,这么说只是敷衍而已,不过他也不清楚,步真现在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出来的。

????“嗯,好吧,那就拜托给将军了。”步真也是一笑,转身朝外面走去……

????“酋长大人,扎图鲁将军,步真将军带到了。”那将领向坐在王座上的叶尔丹和他右手边的扎图鲁禀道。

????看到步真毫发无损,带过来的时候也丝毫没有不情愿,甚至整个行动都出于意料的顺利,叶尔丹和扎图鲁多少有些疑惑,不过他们都深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因此并不担心什么。

????“好,你下去吧。”扎图鲁让那将领退下了。

????步真扫视了四周,这里跟之前宴会的时候大不一样,不仅冷冷清清,而且整个都打扫过了,一点那场宴会的影子都看不到,就像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步将军,睡得可好?”叶尔丹淡淡的望着步真。

????步真点了点头,道:“当然,好久都没有睡得这么好了,这样的天气,也没有比盖在羊绒毯下更暖和的了。只是若能就这样一觉睡到天亮就完美了,你们说是不是?”他的眼神露出了异样的光芒。

????叶尔丹呵了声,面带笑意道:“可不是?那步将军可想今后天天都睡羊绒毯?”

????“酋长大人说的是真的?这是要把羊绒毯送给我?”步真显得很是惊喜。

????叶尔丹微笑点头,道:“当然。如果步将军想要的话,那我保证,你得到的能比现在更多。一张羊绒毯算得了什么?乌桓的一切都可以任由你挑选,我还会把蓁儿嫁给你。不知道,步将军意下如何?”

????“公主殿下?我没有听错吧?”步真眯了眯眼睛,一脸不敢相信道:“酋长大人确定是在说,只要我愿意,您就会把蓁儿公主嫁给我?”

????“不错。”叶尔丹笑容不改,“蓁儿的性格我最了解,今日晚宴,她对将军一见倾心。蓁儿是我乌桓的明珠,将军也是少年英才、骁勇善战,你们乃是天作之合。不知将军可愿意?”

????步真笑容满面,道:“如此好事,任何人都会心动的,我也不例外。不过,我与公主今日只是初见,这么快就要论起婚嫁之事,实在让人有些不知所措。更何况,酋长大人盛情至此,怕是也有条件的吧。不妨酋长大人把条件说出来,我们谈一谈。”说到这里,他双目中的眼神变得认真起来。

????“好,步将军的确是一个聪明人。”叶尔丹站起身来,在扎图鲁的陪伴下走到了步真面前,看着他道:“其实不瞒步将军,我膝下虽有一个儿子,可齐努无论器具才干都非我所喜,蓁儿又是女儿身。我怕百年之后无人能统领乌桓,因此想找一个能担大任之人。早就听说将军的威名,今日得见的确名不虚传,不知将军可愿意留在乌桓、振兴我族?”他的态度看起来很诚恳,不似作假。

????闻言,步真呵呵笑道:“酋长大人竟如此看得上步某,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啊!酋长如此恳切,按理,我若拒绝便是辜负了酋长一片好意。可若是我答应下来,便要背叛大夏,这让我好生为难啊!”

????“鱼和熊掌本就不可兼得,这世上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好事。”叶尔丹慢悠悠道:“步将军在夏军中不过做了一守将,可若是做了乌桓酋长,金银财宝与美人皆可坐拥,还有大权在握,有何不好?”

????“自古权势、财色最是诱人。”步真淡淡笑道:“世人哪个能逃过这些?”

????听到这里,叶尔丹知道步真已经动心了,正要说下去,可步真紧接着道:“可是,在我步真心里,忠义远比权力财富更加重要!”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叶尔丹的脸色大变,面前的步真表情也已经唰得一变,变得坚定异常,目光极其锐利,让人不敢直视。

????“步将军!”扎图鲁沉声道:“酋长大人已是好话说尽,你若答应自是无人敢冒犯,可若是你不答应……”说着,他的手已经按住了刀柄。6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926/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