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军老将军感觉到自己真的没用,原本引以为傲的鸳鸯阵,因为随着战争模式的改变,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现在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吃闲饭的人。人越是老了,越想体现自己的价值,这是古今中外共有的想法。

????“戚军老将军。”就在戚军有些寂寞的时候,毛文龙点到了他的名字,这让老将军神情突然振奋。立刻站起来大声的听令。

????“我们这一次战争,前前后后损失了三万五八千人,保证东江镇复辽军齐装满员,这是雷打不动的事情。给第三师齐飞补充兵源,这是当务之急,所以我要求您与时俱进,抛弃原先那些复杂的阵法,就给我训练将士的组织性纪律性,将他们训练成一个个木头。我的要求是,再次征召的4万将士,必须做到日本鬼子的铁炮顶在他们的鼻子上,也绝对面不改色,老将军能做到吗?”

????虽然这样的要求有些残忍,但是不管是戚军还是再带兵的将军,都知道这非常关键,也都知道,这是现在军队这种火器装备的必然要求。

????戚军就立刻大声的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面向陈忠而不是新任水师总管的刘兴祚:“我将在今年之内,给你添整200艘战舰,是最先进的那种,是武装到牙齿的那种。你能不能配合毛可喜,将他们打造一支海上无敌的舰队?”

????陈忠就有些犹豫,然后将目光看向了真正的水师主管刘兴祚。

????刘兴祚就双手一摊:“我小时候在河沟里和小伙伴们打过水仗。”

????大家就哄堂大笑。

????“我将向威震四海的平南王学习请教。”

????毛可喜立刻站起来,带着无比尊重向两位前辈施礼:“我不过是一个晚辈——”

????刘兴祚哈哈一笑:“都敢自称平南王的家伙,哪能这样在别的人面前缩头缩手,有能力就是有能力,我和老陈全力支持你,你就放心大胆的做吧。”然后略带调侃的道:“不过这一段时间你得好好的在延平岛上给我装死,这是军令。”

????毛可喜就大声的吼道:“属下尊令。”

????“张盘,毛仲明,毛有德。”

????三个大将立刻挺身站起。

????“我不会在这一阶段给你们一兵一卒,但我需要你们三位保证,整个东江镇前线绝对不能让努尔哈赤有一兵一卒过来,你们三个人可能做到?”

????毛有德脑袋一根筋,根本就没有多想。

????张盘和毛仲明其实在这一阶段心中是不平衡的,自己两个人是东江镇的老人,战功赫赫。说句不该说的话,东江镇有今天,毛文龙的作用是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是这两个人的。

????结果同样是两个师的主管,但看看后来冒出来的那个齐飞,两个老功臣手中掌握的不过是每人两万伍千人,而同自己级别相等的齐飞,直接掌握6万军队,包括东江镇的宝贝疙瘩炮师,如果再加上他直接指挥的朝鲜15万大军,以及1万朝鲜朝廷的禁卫军,手中竟然掌握着22万人马,这让人从什么处说理?

????这一次东江镇突然获得了1000万银元的江南商人的捐助,再加上他们答应自己东江镇的1000万,两个人总感觉着这次扩军,怎么也能分润自己一些。

????结果从刚刚大帅的安排上看,自己根本没有一兵一卒的增添,这当然让两个人心中愤愤不平。

????对于两个人脸上明显表示出的不平,齐飞就吧嗒着香烟,耷拉着眼皮,早已经神有物外,根本不将他两个人的表情放在眼里。

????看到三个人并没有立刻回答,毛文龙当时一皱眉。

????结果就这一个轻微的动作表情,立刻让三个人看到了自己大帅的不满,于是就毫不犹豫的大声回答:“坚决完成任务。”

????毛文龙这才轻松的舒了口气,自己真正的嫡系,就不应该太在乎自己对他们是不是偏心,越是这种时候,越应该肩负起最艰巨的任务,忍受不平的待遇。

????毛承禄伸着脖子听了半天,似乎就是自己没有重要的任务,于是看到毛文龙刚刚将目光转过来的时候,赶紧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毛文龙就微微一笑:“毛承禄,你立刻将你手中掌握的5000骑兵,交给张盘将军机动。”

????毛承禄当时就一咧嘴,没想到自己这次算是引火烧身了,不但没有被重用加强,反倒将自己引以为傲的5000骑兵兄弟,直接加强给了张盘,这还有天理吗?

????不过作为毛文龙的大义子,这个人的秉性就是唯义父马首先瞻,毛文龙说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绝对没有任何异议。这就是真正的忠诚,在他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干爹的,即便自己的干爹让自己现在就当个马夫,也绝对不应该有怨言。

????看到毛承禄.突然间的一点失望,转而就是一丝羞愧,毛文龙感觉到无限的欣慰。

????然后就郑重的交代了自己的想法:“你将所有身上肩负的担子都交卸了,然后全力以赴给我抓教导营。经过这次张盘对努尔哈赤的战斗,经过这一次在朝鲜的战争,我们涌现了一大批勇猛善战的将士,最少有一万勇士,所以我已经决定,将他们全部分配到教导营里。”然后望向了沈其荣:“多劳老将军,希望您能帮助我家承禄,在明年夏天的时候,一定给我训练出1万合格的下级忠诚而有能力的军官。”然后就破天荒的对着沈其荣,尤其是毛承禄拱手。

????沈其荣欣喜接受,毛承禄泪流满面的跪倒磕头。他终于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么重。只有自己训练出去的军官,充斥到整个东江镇和朝鲜的部队里去,那么一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毛家军,就永远是自己干爹的了。

????该安排的都安排了,最终毛文龙大声的对所有的将士们说道:“现在我们东江镇,是四面皆敌,这是我们东江镇最艰难的时候,但是我给大家一个承诺,实现我刚刚安排的所有工作目标,在明年秋天,我们就将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好收场。诸位将士们,我们东江镇,来一场翻天覆地的***,未来的胜利,超乎你们的想象,前进吧诸君。”

????随着毛文龙的安排被一步步执行下去,那突然间再次变得混乱起来,但谁也不知道毛文龙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这个天下只有几个人知道,这也是自古以来,唯一能保住这几个人之间的秘密,也是最成功的一次。

????}8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840/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