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两名日军士兵端着步枪守在一个马厩前。

  后面的门上挂着一条铁链,那铁链上挂着锁。

  这个马厩原本只放一匹马,那匹马是这个胜山要塞最高指挥官某个大队长的座骑。

  既然是马厩,那自然不是全封闭的,那四墙和上面的房顶之间就有空隙。

  这里只是一个壮丁营,原本并没有特意关押壮丁的地方。

  如果有哪个壮丁不听话,于日军来讲直接打死或者吊在外面的树上就是,他们根本就没必要关的。

  可是这回既然那名日军军官要把人关起来,而恰好那个大队长带人骑马外出没在,所以那几个闹事打架的壮丁就被暂时关在了这里。

  此时那两名日军士兵虽然端着枪,可是脸上却是挂着笑意的。

  他们为什么笑呢?那是因他们多少都会些汉语,却是听懂了身后马厩里有壮丁在说话的。

  那壮丁说“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我不能死啊!”

  日本兵又不笨,他们如何不知道,那个壮丁也只是不到三十岁罢了。

  这满洲的人还有能活到八十岁的老太太吗?

  然后五十岁时又生下这个家伙?

  这特么是不可能的!用他们满洲人的话讲那就是“扯犊子”!

  所以,当那两个日本兵翘着脚尖从那墙与棚的空隙中看去,想训斥那名胡谄八咧的壮丁时,却见那壮丁已经把嘴闭上了。

  不,准确的说法却是,那个壮丁的嘴已经被人封上了!

  被什么封上了?答案是:冻的梆硬的马粪蛋!

  那两个日军士兵看到,有两个壮丁正把一块冻上的马粪蛋塞到了那个“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儿子”的家伙的嘴里!

  两名日军士兵先是愣了,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喜欢看中国人内斗,只要那里面不死人,他们才不会管呢!

  而此时,在马厩里那名嘴欠的壮丁已经把那马粪蛋吐了出来。

  他再也不敢吭声了,马粪是什么味道就不形容了,可他现在却是连口唾沫都不敢吐出来。

  只因为,守在外面的那两名日军哨兵或许不信,可是这名壮丁却相信。

  如果自己还敢说话,那凶神恶煞般的哥俩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掐死!

  于是,棚子里五个壮丁终究是沉默了下来。

  耿殿才、耿殿臣哥俩依旧是在忿忿的看着那个刚刚把马粪蛋吐出来的家伙。

  那个膀大腰圆的壮丁仿佛对刚才的事情没有看见一般。

  可是他的沉默不表态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只因为一开始他可是和那个嘴欠的家伙是一伙的。

  而那个家伙都被人家把马粪蛋塞嘴里去了他也没管,这不就是一种态度吗?

  和那四个人相比,雷鸣却一直站在马厩的一角里,他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也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他脸上依旧是肮脏的,在耿殿才他们看来这脸上弄的那么脏肯定是很难受的,可是雷鸣并没有擦下去的打算。

  相反,他作沉思状,而他的一只却手正摸着自己的后腰,那里有着硬梆梆的东西。

  那是被他掖在了腰带里的两个长条形的大饼子。

  当那名日军军官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雷鸣第一眼就看到了挂在那家伙腰间的那把弄得很是有些珠光宝气的军刀。

  然后,雷鸣就在庆幸自己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却是在自己听到有卡车声响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脸跄到了稀泥当中。

  那个日军军官脸色冷漠,如同棺材瓤子,如同鞋拔子,如同僵尸,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雷鸣却认识那把军刀。

  如果他看到的那把镶着金玉的刀鞘只是巧合的话,可是那把军刀却绝不是了!

  雷鸣很熟悉那把军刀的刀柄。

  那把军刀最早是放在伪满哈尔滨警察厅的一间办公室里,然后就被进去找赵一荻消息的他占为己有了。

  然后,在哈尔滨的地下管道中,雷鸣为了逃命,就把那个刀鞘当成诱饵就给扔了出去。

  那刀鞘上的金玉之属便在雪亮的手电光中骗了日军一把,他从而得以开枪逃脱。

  再然后,那把锋利至极的军刀就一直被雷鸣带着。

  雷鸣不知道这把军刀曾经杀死过多少个中国人,但是他却知道这把刀在自己手里也砍下过不少日军的人头。

  而后,这把刀就在他被伊藤特攻队的追击过程中遗失了。

  哦,对了,那个地方叫三面泉子。

  可是,现在这把刀现在却又出现在了某个日军军官的腰际,那么这名日军军官的身份那也就呼之欲出了!

  自己,竟然真的在这个胜山要塞撞到了自己的死对头——伊藤敏!

  在看到那把刀并确定了那刀的主人的身份之后,雷鸣感觉自己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而同时,他又感觉到了庆幸!

  多亏自己想到那卡车上来的人有可能是伊藤特攻队的,才用那稀泥把脸弄的魂儿画的,否则,谁敢保证伊藤敏会认不出来自己?!

  而就在伊藤敏走到自己面前拔刀的刹那,雷鸣的手真的就已经在蓄力了,他当时就想把手伸向腰间。

  而这里的原因就在于,他掖在腰间的那两个苞米面饼子却是与别的饼子不同的。

  那每个饼子里却是各藏了一把武器。

  那是飞刀,他在那两个饼子里各藏了一把小巧的飞刀!

  雷鸣敢保证,如果伊藤敏拔刀向自己这几个人劈砍的话。

  他在躲开那那把军刀的同时,绝对会甩出飞刀,将这个早就该死的家伙一刀封喉!

  不过,这这一切终未发生。

  可是,就当时的那种情况,雷鸣敢保证,自己和那伊藤敏绝对都是各自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就这样的距离自己飞刀出手,伊藤敏固然必死。

  而,自己也绝会被日军乱枪打死!

  可是,伊藤敏现在却又把他们这几个人单独关在了马厩里又是什么意思呢?

  要不要今晚自己就逃跑,而在逃跑之前争取把那个伊藤敏杀了?

  雷鸣从被抓之后一直都没有说话,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样的事。

  想杀一名伊藤敏这样的军官,那就得掌握这里的房屋位置、地形、日军哨兵的位置,日军兵力的布置,往外逃走的方式以及途径等等。

  这需要考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截止目前他雷鸣却也只是在今早干活的时候走了十分钟的路,他对这里所知实在是有限啊!

  他雷鸣就是奔伊藤特攻队来的,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伊藤敏出现的实在是太快了,他竟然一点准备都没有!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718/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