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失败的渗透

????前后派了三拨人去打探真定府和信德府的具体情况,但除了弄到一些守军和守将的基础信息以及屯粮地点之外就没有再多的有用的情报了。

????这个结果让石斌很不满意,但似乎也无可奈何。因为按照手下的说法,并非他们不尽力,而是元人军纪严明,他们连普通元人士卒都很难接触到,就更不用说与之成为酒肉朋友。既然连普通酒肉朋友都不是那就别想得到什么有用情报。

????当然不会认为是手下人在胡说八道,因为阿里海牙和阿剌罕都是大元名将,这样的人统领的军队肯定会军纪严明,极难渗透。何况元人在石斌手中吃了很多次亏,如今可能再次交手,如何能不谨小慎微?

????但石斌不能允许时间这样慢慢流逝但情况却毫无进展,所以在得到第三拨人马送回消息的当天晚,石斌便召集王三、贾玲和赛西施开起了会。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回来了三拨人马,但还是只弄到了一些基础信息,连大部分守将的生活习性都没弄清楚,这可以说是咱们情报战的一次大败。”石斌眉头紧皱的说道。

????此话一出,王三几人全都脸露羞愧之色,因为主持打探元人情报就是他们。

????“王三,你跟我说说到底为什么这次这么难渗透。”

????“是,大哥。之前元人吃了大哥几次大亏,其中不少都和你智取城门有关,所以他们将巡逻的士兵和守卫城门的士兵都换成了最可靠的元人。再就是实行宵禁,到了戊时二刻还在城中游荡的,不论何人,一律按宋人奸细论处。实行‘宁杀错,不放过’的政策。真定和信德两地因此已经死了六七百人。”

????“连他们自己本族士兵也是这样吗?”石斌问道,明显很惊讶还带着些怀疑。

????“是的,连他们本族士兵在戊时二刻必须回军营,否则也要论罪。轻的二十军棍,重的五十军棍。”王三非常肯定的说道。

????没想到阿里海牙和阿剌罕二人办事居然如此谨小慎微,对自己人都这么提防。这也让石斌认识到这次是遇到难缠的对手,一着不慎可能就满盘皆输。

????“我们派出去的人中有没有被发现的?”石斌问道。

????“有,三拨人中大概有二十几人被发现,但都没被元人抓住。”贾玲开口道,“咱们的人还都是很能干的。”

????都按时回来,即使暴露也没有被抓住审问,这说明自己的手下的确不错。但同时也意味着,阿里海牙和阿剌罕两个人已经知道石斌在策划攻击真定和信德,必定会更加警惕,想要再次渗透会更加困难。

????“你们有什么办法在不惊动元人的前提下再次渗透进真定和信德吗?”石斌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听了石斌的话后,王三、贾玲和赛西施都苦着脸摇头,表示束手无策。这最后一丝希望破灭让石斌非常不爽,但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因为一旦真的硬打,自己必定会实力大损、元气大伤,这可是宋廷和元人都想看见而自己绝不可接受的事情。所以绝不能是这么一个结果。

????但是瞧目前的情况又肯定想不出有效的办法,石斌只好宣布散会,他再次一个人去散步,希望从中获得灵感从而想出破城的办法。可惜的是,无论怎么走,腿都走疼了,石斌仍旧想不出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最后只得暂时放弃回府休息。

????总是用脑是很容易疲劳的,所以还没到灯时分,不过刚刚吃了晚饭,石斌就去了卧室休息。贾玲与赛西施知道石斌如今肯定非常沮丧,不忍将他扔那不管,所以决定去安慰安慰。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一脸苦笑、垂头丧气的石斌。

????“夫君,你为何如此沮丧?这样可不好。”贾玲说道。

????“如何能不沮丧?南下之时我可是在赵葵和吕文德那立下保证的,会主动出击。如今元人将真定和信德打造得如同铁桶一般,夫君我若是去打,能不元气大伤?那可就是亲者痛仇者快了。”石斌答道。

????“时间还长着,不必如此沮丧。何况世本就没有什么常胜将军,如果打不下真定和信德,咱们再原路退回就好。最多也就是被人嘲笑两句,受到朝廷的几句训斥而已。只要咱们实力不损,有什么好沮丧的?”赛西施说道。

????被这么一劝,石斌确实舒服许多,情绪立刻平和不少。贾玲与赛西施自然非常高兴,干脆留在房中陪石斌摆起龙门阵来。

????聊天很容易口渴,这两日赛西施还火,故而没多久一壶茶就被石斌三个喝完。赛西施喝得最多,故而由她拿着茶壶去弄茶了。

????赛西施本该很快就回来,却让贾玲和石斌等了不少时间。二人于是干脆换了个话题谈了起来。又谈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看见赛西施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害石斌和贾玲等了这么久,二人口渴死了,而赛西施却还一脸笑容,这是肯定无法容忍的,于是都训斥起赛西施来,说她不知道关心别人,自私自利。

????若在平时,赛西施被石斌和贾玲这么训斥肯定会‘奋起反抗’,这次她却笑吟吟的默不作声。一个巴掌拍不响,石斌二人斥责没意思自然就住嘴。换做好声好气的询问起赛西施为何迟迟未来。

????“跟你们说说我刚刚在外面看见的一些事情,你们再自己去想。”赛西施很自得的说道。

????居然还摆起了架子,石斌和贾玲都有了几分怒气。但赛西施很少如此,而且事情又小,二人便不打算计较,先听赛西施说说。

????“刚刚在弄茶的时候,听到两个平日里相处还算不错的家仆吵架。一人是大家族的庶出,如今家族没落为了填饱肚子只好来石府做家仆。另一个则是小财主家的嫡子,如今虽然做家仆,其实还有家产可以继承。二人因为都想对方多做点事起了争执,到后来便说起了庶嫡之争。”

????“庶嫡之争?”石斌与贾玲异口同声的说道。二人都不笨,立刻明白了赛西施言下之意。就是要借助元人将人分为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的做法来寻找突破口。

????“有道理,既然那些元人士卒不好下手,就找那些被欺压的外族将领下手。他们手中有权,若是被策反,更容易帮我们攻下真定和信德。”石斌点点头后说道,“那就再派二十人去真定和信德,试着策反那些对元朝有强烈不满的外族将领。想必他们容易被策反些,不过不必着急,徐徐图之。”

????没想到赛西施的办法如此有效,不过八天就传回了好消息:真定和信德两府之中,至少有六个守将对元人强烈不满,他们虽然都只是千夫长,但也掌握了一部分兵马,可以随意进出各个城门。但也有不好的消息:他们都胆小怕事,敢怒不敢言,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他们会选择逆来顺受。

????“许风,这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足够的支持和诱惑,他们是不会投靠我,帮我夺取真定和信德的。”

????“确实如此。”

????“你认为要怎么办才能让他们帮我,怎么做才合适?”

????“大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你能表示出足够的诚意和足够的实力,他们应该就会易帜投靠了。”许风很肯定的答道。

????“足够的诚意和足够的实力?”石斌说道,“那到发兵的时候就尽量把声势弄得大些,越大越好,而且要多许些好处给他们肯定不能吝啬。”

????“大人,确实如此。他们不过都是些千夫长,要的好处也不会太多,你给得起。”许风笑道。

????于是石斌立刻派许风代表自己去见那六个有反心的千夫长了。

????或许是因为元人杀戮过多yín wēi太重,导致许风竟然无功而返。原因很简单,派个代表过来太没诚意,要主帅亲自来谈才行。

????“你是说那六个千夫长都一致要我去和他们谈?否则就绝不与我合作?”石斌无奈的问道。

????许风非常惭愧的说道:“属下无能,请大人恕罪。”

????“不必自责,你已经尽力了。他们要反叛元人风险确实很大,不相信你很正常。看来我不得不去一趟。”石斌说道。

????“大人,绝对不可以!”许风听后打算说道,“若是大人因此出事,许风我万死难赎!请大人打消这想法。”

????“高风险伴随着高回报。何况如果我不去见这一面就要多付出至少一万士卒的伤亡,这实在是太残忍了。若是我亲自去一趟能减少一万士卒的伤亡,那也算我做了一件好事。”石斌有些尴尬的笑道。

????“大人,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我们来当兵就是来赴死,即使死了不会怨谁的!为国牺牲,死得其所!”许风大声说道,“但是你却不能出事,若是你出事了,群龙无首,我们所有人恐怕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知道许风说的都是对的,但是石斌不甘心,不能接受有路却不能走的尴尬。

????于是声色俱厉的说道:“你不必再说,也不必将王三他们叫来,我已经决定过河与那些将领谈判。其实情况并没那么糟糕,黄河各个渡口都掌握在我手中,只要我想回来,任元人有千军万马也阻挡不了。还有,你别想耍花招,随我立刻出发!”

????知道靠自己一人绝对无法让石斌改变主意,许风只能退而求其次,先稳住石斌,用个缓兵之计。说至少得准备一个时辰才能出发。

????经不住许风的‘解释’石斌最终接受了许风的建议,为防他使诈,石斌便要其它侍卫去准备,将许风留在了身边。8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685/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