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嗡嗡……”飞机轰鸣声如约在战场上空响起。

  刚开始声音很微弱,然后越来越大,几秒钟后,飞机银白色的机身就出现在天际边缘。

  藤野少尉是执行此次增援任务的飞行员,从进入目标空域开始,一双眼睛就紧盯地面,搜寻自己要增援的战场。

  绕了一大圈后,除了一支沿着公路行军的皇军部队,上级要求自己增援的战场他并没有找到。

  藤野少尉决定拉低飞行高度,贴着地面再近距离搜索一遍。

  为了防止漏掉什么,专门架势战机从地面部队头顶掠过,想从他们身上获得一些讯息。

  那是一支押送大量晋绥军俘虏的皇军部队。

  押送部队高举膏药旗,清一色的皇军军装,整齐的行军步伐,清晰可见。

  几百个俘虏低着脑袋行军,有人背着皇军战场上缴获的武器弹药,有人抬着担架,就好像一支支斗败了的公鸡,在皇军的叫骂声中前进。

  这和自己一路上碰到的其他皇军部队一模一样。

  所以他们肯定是昨天晚上得胜而归的皇军追击部队,藤野少尉对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

  就在他准备继续搜寻自己要增援的战场时,押送部队忽然在地面摆出一个联络标志。

  藤野少尉驾驶飞机两次掠过地面部队头顶才看清楚。

  “战斗已经结束了!?”藤野少尉愣了一下自言自语道。

  这是他从地面联络标识中得到的消息。

  虽然很疑惑战斗为什么结束的这么快,但他没办法冲到地面去问个究竟,只能选择相信。

  又在战场盘旋了一圈,确认战斗真的已经结束,而且赢家是皇军以后,藤野少尉自我安慰道。

  “肯定是飞机没有装备联络电台,机场收到地面部队取胜的消息后没办法联络自己,然后才让自己白跑一趟。”

  带着这种想法,藤野只能带着遗憾和失望返回机场。

  公路上,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

  看到鬼子飞机不再从大家头顶掠过,而且越飞越远,慢慢从大家视野消失,终于长吁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副营长,我们身上的鬼子军装有用,小鬼子飞行员上当了。”四连长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紧张而又激动报告道。

  副营长也长松一口气:“除了我们身上这身皮,真正起作用的还有伪军摆出来的联络标识。”

  “如果没有联络信号,鬼子飞行员肯定也不会轻易相信我们。”

  “但也不要高兴太早。”

  “鬼子飞机没有装备电台,没办法直接和我们取得联系,这才让我们钻了空子。”

  “等飞机回到机场。日军师团指挥部肯定会给我们发电报,确认部队是不是真的打赢了。”

  “我们没有鬼子的联络密码,不知道他们的发电报手法和频率,到时候肯定会暴露,所以部队还不能大意,必须尽快撤退,然后从战场上消失。”

  大同日军师团指挥部,通讯参谋拿着一封电报急匆匆走进来。

  “长官,航空兵急电!”

  “他们派出去的飞机赶到战场时,皇军地面部队已经取得战斗胜利,战机无功而返……他们质问我们为什么地面部队打赢的消息没有通报给他们,害他们白出击一次,而且浪费大量宝贵的燃油。”

  “纳尼?”师团长脸上迅速闪过一丝不解。

  没有记错的话,刚过去的一个小时中,师团指挥部并没有收到前线打胜仗的好消息。

  旁边的副参谋长也发现这个问题,赶紧回答:“长官,肯定是前线部队忘了,卑职现在就让人联系他们,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参谋长几分钟后回到作战室,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长官,电台联系不上他们,卑职判断他们装备的电台在战斗中被摧毁了,然后才没有向指挥部报告战果。”

  师团长心里仍然疑虑重重,但最后还是选择相信。

  他对自己的部队有信心。

  求援电报中说得很清楚,他们碰到的是晋绥军漏网之鱼。

  追击部队打了昨天一个晚上,就算战场上有漏网之鱼,实力也不会太强,否则逃不过城外侦查部队的眼睛。

  所以回撤部队就算在战斗中遇到一些难题,安全方面肯定不会有问题。

  搞不好他们打着打着就在战斗中发现对手漏洞,然后发动致命一击,干掉对手。

  “轰隆隆……”

  最后一轮炮弹砸在守备团集结地,滚滚黑烟冲天而起,无数的泥土,原木,还有被撕碎的帐篷,在飞溅的火光中被抛上天空,然后天女散花一样到处飞舞。

  浓烈的硝烟已经把战场笼罩得严严实实,站在前脚的日军师团参谋长什么也看不到。

  但他相信,经过飞机大炮长达二十分钟的火力覆盖,村子就算没有被夷为平地,里面也看不到一堵完好无损的墙体。

  至于守备团想用来打巷战的工事,肯定被彻底摧毁,没办法继续使用。

  带着这种想法,参谋长直接一脸豪气命令道:“部队冲上去,消灭里面剩下的八路军!”

  进攻非常顺利,速度快的甚至有点吓人。

  不到十分钟,进攻部队一个中尉就从战场冲了过来:“长官,部队已经占领守备团集结地,但我们在里面没有发现一个八路军,连一具尸体都没有找到。”

  “什么?”

  参谋长一双眼睛瞬间瞪圆,露出一副不相信的震惊表情。

  然后就把目光看向一旁的侦查部队指挥官。

  如果眼睛能杀人,这个指挥官肯定已经死好几遍了。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质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守备团主力部队?你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报告,守备团没有离开,就在村子里吗?为什么里面没有一个人,他们人呢?”

  侦查部队指挥官比任何人都要紧张个不解。

  从发现这个集结地开始,自己就一直盯着,可意外偏偏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面对参谋长的质问,冷汗就好像下雨一样,不断从额头流淌下来。

  脑子飞速运转,回忆自己昨天晚上在这里看到和听到的所有东西,想从中间发现一些端倪,彻底搞清楚这件事。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660/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