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平秀实先调转岩井公馆的频道,按照翻译好的密码,很快开始发送。

  这边易华安关紧了房间的门,回到客厅里,宁志恒低声问道:“我们的东西收好了吗?别小看这个人,他可是岩井公馆的情报员。”

  易华安手里掌握着好几份密码本,对应着不同的通讯对象,都有不同的密码本,他做事谨慎,对这些细节自然不会出错,点头说道:“您放心,几份密码本都放在保险箱里,他接触不到。”

  宁志恒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他也不放心把松平秀实这样一个日本特工放在这里,两个人就坐在客厅里等候松平秀实发报结束。

  易华安转身为宁志恒泡了一杯茶,两个人相对而坐,宁志恒左右看了看,干脆说道:“反正也是无事,我们对弈一局。”

  易华安一愣,无奈的笑道:“那您可要让我两子,不然我就太吃亏了!”

  易华安本人的围棋水平实在欠佳,和宁志恒下过几次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对弈了。

  宁志恒笑着点头答应,易华安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围棋,就在茶几上摆开,两个人各持黑白,开始较量起来。

  可是两个人的棋局刚下了没多长时间,宁志恒突然脸色一变,他伸手示意,让易华安停止落子。

  易华安一看不禁一惊,他凝神静气,看着宁志恒微微闭上双眼,好像在聚精会神的听着什么?

  易华安不敢打搅,只好在一旁静静的坐着,过了好半天,宁志恒这才轻出了一口气,示意易华安继续下棋。

  易华安见宁志恒什么也不说,也不敢多问,两个人继续持子对弈,结果没有再下几手,松平秀实就拉开房门走了出来。

  看着客厅里的两个人正在对弈,笑着说道:“藤原君,你们好兴致啊!”

  宁志恒也是神态如常,状似无意的笑道:“松平君,你这电报发送的时间可不短啊!”

  松平秀实挠了挠脑袋,点头说道:“岩井领事一向要求把情报汇报的详细一些,所以耽误的时间长了,对了,我还要回去编辑新闻稿,就先告辞了!”

  宁志恒点头示意,易华安起身把松平秀实送了出去,回到房间,他快步回进入套间里,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才向宁志恒点了点头,说道:“没有问题!”

  可是宁志恒却是没有说话,他将手中的棋子轻轻投回棋罐之中,对易华安吩咐道:“以后他要用电台,如果私下找你的话,不能同意,必须经过我的批准。”

  “是,我绝不会让他轻易接近电台。”易华安赶紧回答道。

  宁志恒不再纠结此事,他再次吩咐道:“去拿纸笔来。”

  易华安很快取来纸笔,宁志恒略微思索了一下,很快下笔写了几行字,低声吩咐道:“明天按照这份清单,去采购上面的物品。”

  易华安看着这份清单,诧异地看了看宁志恒,点头领命。

  宁志恒又认真叮嘱了一句:“小心一些,严格按照我的说明去做,不要出事!”

  “是,您放心!”易华安赶紧连声保证。

  宁志恒此时也没有心情下棋了,他起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凝神回忆着刚才的一幕。

  宁志恒的耳力非常敏锐,听力远超普通常人,当初在军情处接受电讯训练时,教官就曾经对宁志恒出众的听力而感到震惊,说他完全可以成为军情处,乃至全国情报部门里最好的听报高手。

  可是宁志恒志不在此,当然不会听教官的话,但是在电讯这方面业务,宁志恒还是比较精通的,只不过后来谍报工作里,他也没有用上。

  今天晚上,套间里的松平秀实在发送电报时,虽然手下电键发出的滴答之声很是轻微,可是在旁边客厅里下棋的宁志恒,仍然可以听得很清楚。

  在开始的时候,松平秀实表现的很正常,手中的按键之声也是连续击发,宁志恒只是诧异他的手法快速如飞,竟然是一个电讯高手,不过鉴于松平秀实毕竟是岩井公馆的情报员,发报技巧熟练一些也无可厚非。

  可是到了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就在刚才他在和易华安对弈围棋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情况。

  就在电键的击发声停止了一段时间后,宁志恒以为松平秀实已经发报完毕,可是不多时竟然再次响起的电键声,一下子让宁志恒警觉了起来,而且这一次的电键声,竟然是和之前迥然不同,很明显,这一次和之前发送的对象不同,松平秀实在停顿期间,改变了频道,这是在向两个目的地发送电文。

  要知道日文电报和中文电报的发送方式是有很大的不同。

  日本密码电报分为外交密电和军用密电,多是由日文假名或数字组成,也有用英文字母组成的,甚至英文字母居多,这是因为英文是世界通用文字,日本使领馆遍设全球,收发电报自然以使用英文字母为便。

  其中不论那一种文字,都是字字相连,中间没有间隔,击发的手法连贯性很高。

  这与中文密码电报相差甚远,中文电报有着中国独有的特色,与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不相同。

  因为各国的文字都是字母组成,比如英文字母有二十六个,德文字母有三十个,意大利字母有二十一个,就算是夹杂了汉字的日文,也可以用五十音图来表达,只要配合相对应电码,就可以很简单地进行收发报。

  唯独中文不同,中文用的是方块字,以单一汉字为基本单位,光是常用汉字就有三千多个,指望把简单的电报码排列成三千多种不同组合,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就发明了所谓的“四码法”,就是用四个数字的莫尔斯短码代表一个汉字,即便是使用了加密密码,也是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在明码的基础上加之改变。

  具体在按键击发上,就有很大不同,中国电报的按键击发很有节奏,规律性也很强,其中间隔的时间,远比日本电文要长一些。

  松平秀实开始和岩井公馆发送电报时,用的就是日本外交密码,手法连贯迅速,击发的按键声几乎连成一片,宁志恒并不以为意。

  可是当听到第二次发报的按键击发的声音之后,宁志恒马上发现这是在用中国密码电报发送的手法和方式,也就是说,松平秀实在给一个中国电台发送电文。

  这就让宁志恒顿生疑虑,松平秀实明明是日本情报组织岩井公馆的情报人员,怎么会给一个中国电台发报,并且利用自己的电台,做得这么隐秘谨慎,当然就是为了不让旁人察觉。

  松平秀实?

  看来自己之前还是走了眼,此人的身份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这名日本情报员的身后应该隐藏着另外一个身份,并且是服务于中国谍报部门的双面间谍。

  只是到底是哪一个部门呢?目前中方在上海的谍报部门不外乎国党的军统和中统,红党的地下党组织。

  此人是军统的可能性是最小的,原因很简单,松平秀实在上海已经三年了,这三年里军统上海站屡遭重创,人员更迭,如果松平秀实是军统的暗子,早就被人挖出来了。

  也有可能是中统,只是中统在华中和华东地区的情报组织,更是被扫荡的七零八落,不过宁志恒到底不是中统的情报头目,对中统方面情况了解的并不彻底,也许此人是中统的残存人员。

  对了,好像之前那个一直被日本人追查的中统高级间谍“蝙蝠”,自己甚至还出手救过这只蝙蝠,现在应该还没有被捕,仍然在上海活动,难道松平秀实就是这只蝙蝠?

  非常有可能!松平秀实是隐藏在岩井公馆的情报员,就是岩井建伊都很是信任,出入都经常带在身边,可以说这样一个身份的日本情报官,其情报价值是可想而知的,在任何组织里都是地位极为重要的高级特工,这和蝙蝠的身份非常吻合,不过手中掌握信息太少,宁志恒暂时不敢确定就是其人。

  最后一个就是地下党,地下党的隐蔽战线是纪律最为严密的情报组织,尤其红党有一项特殊的优势,是国党所不能够相比的。

  那就是他们在日本国内也有自己的情报组织,俗称日共,都是信仰相同,爱好和平的日本人组成,所以他们在日本方面的情报工作,往往潜伏的更深,有这样地位重要的情报员并不意外,其实这种可能是最大的。

  宁志恒暗自猜测着松平秀实的真实身份,现在中日双方的势力交错,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今天还是朋友,明天也许就是敌人,忠诚和背叛交织其中,情况诡异多变,自己涉足其间,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能有一步踏错。

  总之之前自己还想收服此人,为自己所用的打算,肯定是不可行了,接下来反而要处处提防,保持一定的距离,以策万全!

  :。: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649/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