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轸死于轻敌。

  他遇袭的地点自己的大营,在黄河以西的临晋。大概是他以为自己很安全,反而防范不周,结果被张飞、张合突袭得手,杀得落花流水。

  鲁肃的军报比较简略,没有提及太多的细节,军师处只能根据双方的位置、兵力进行推演,揣测情形。他们得出一个结论:经过十几年的消磨,董卓旧部已经由令关东诸侯闻风丧胆的精锐堕落成了弱旅,这一点在董越身上已经有所体现,如今又在胡轸身上得到验证。相比之下,倒是关中的士家制度建立起来的新军可能有些战斗力。张飞、张合没有奔袭他们,反而选择了胡轸作为目标,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看完军师处的分析报告,孙策问郭嘉的意见。郭嘉说,自从南阳之战后,胡轸大概有十年时间没有真正上阵,兵员老化,堪用的战马也有限,更关键的是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十年前,战败是迟早的事。比胜负更重要的是贾诩的心态,能调动胡轸作战的只有贾诩,他应该清楚胡轸的情况,有没有做相应的预防措施,这是值得深究的。

  孙策深有同感。他也对贾诩的态度存疑。仔细想想,胡轸是董卓旧部中与贾诩最疏远的一个,他不像牛辅、董越那样言听计从,接触也比较少,一直独自驻扎在蓝田大营。如果说贾诩要牺牲他来取信于人,一点也不意外。胡轸部覆灭,他在关中成了孤家寡人,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不管是杨修还是杨阜都可以信任他了。尤其是杨阜,面对杨修和关东老臣、刘氏宗室组成的联盟,他们需要借助贾诩的智慧和资历。

  贾诩失去了不怎么听话的胡轸,却得到了杨阜、赵昂等人代表的新生力量,看似受挫,实际上血赚一笔。

  这当然只是猜测,但孙策觉得应该接近事实,这符合贾诩的作风。

  “提醒德祖留意这个老狐狸,别被他卖了。”

  “这倒不至于。”郭嘉道:“一来杨德祖已经不是新手,他应该能看出贾诩的心思。二来贾诩是绝顶聪明之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大势,所欲也不过是凉州得到应有的重视,不会自毁前程。倒是韩遂、马腾,得寸进尺,需要敲打敲打。”

  孙策点头同意。韩遂、马腾狮子大开口,的确要敲打一下,他们只看到自己头顶的一片天,丝毫不在乎大局,令人失望。

  “奉孝,要敲打的不仅是韩遂、马腾这样的老人,有些后生也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郭嘉心里神会。“最近军师处要进行一次审核,有些人要放出去见见风雨。”

  孙策不置可否。既然郭嘉知道怎么做了,他就不用说太多。“怎么回复德祖?”

  “三十万石粮食筹集不易,运到关中更难,这次就不用韩遂、马腾助阵了,秋后再说吧。调董越所部上阵,由张绣、毋丘兴指挥,加上张辽所领,五千精骑,取河东够用了。”

  孙策瞅了郭嘉一眼。“你不怕汝颍人骂你?”

  郭嘉摇摇羽扇。“肤浅之徒,不足挂齿。”

  孙策笑了。“奉孝,有你相辅,不足挂齿的岂止是那些肤浅之徒,老谋如贾诩也不例外。”

  ——

  枢密院很快做出决定,继张辽之后,再调伏远将军董越率骑兵参战,以毋丘兴、张绣为副。命令下达后,董越主动让贤,以年老为由请辞。听说了胡轸阵亡的事后,他知道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与其上阵冒险,不如守在建业,守着女儿女婿和刚出生的外孙,做自己的富家翁。

  孙策很满意,接受了董越的请求,增邑两百户,以示重老之意。随即任毋丘兴为荡寇中郎将,张绣为骁骑中郎将,各领精骑千余人,赶往陕县,由鲁肃节制。

  与此同时,孙策任命孙尚香为辅国将军,协同中军师陆逊,统领豫州驻军移驻洛阳,做好进攻河内的准备。征北将军朱桓、虎牢督吕范、白马督纪灵、冀南督徐琨、冀北督全柔着手准备对并州的攻击。

  一道道命令从建业发出,送往各战区。

  ——

  鲁肃收到命令,知道了孙策的用意,河东要打,但不能大打,攻击并州的准备需要时间,不能太急,所以战事的目标是夺取河东,不能扩大。

  同样,他无须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有了毋丘兴、张绣率领两千精骑,他就有了自己的骑兵建制,实力仅次于沈友,将来对并州作战,他就是当仁不让的主力。更何况吴王派出中军的精骑助阵,对他的信任和器重再明白不过,傻子才会不自量力的挑战他。

  辛毗却感觉到了危机。孙策对此次战事不满,却又不吝对鲁肃的支持,有赏有罚,板子自然要落到他或吕蒙的身上。

  不过辛毗也不怎么担心。大战之际,孙策不会做出影响前线士气的事,要惩罚也要等战事结束,只要拿下河东,立下战功,就可以将功折罪。

  辛毗随即准备作战计划,调集粮草、物资,新增近五千骑兵,需要大量的粮草。这时,高顺提供了帮助,尽取屯田所获,解决了绝大部分的粮草缺口。因为就近取用,不仅节省了时间,而且节省了不少运输的消耗,让鲁肃得以迅速解决问题,安心等待张辽等人的到来。

  鲁肃对高顺非常欣赏,亲笔上书为高顺请功。几天后,鲁肃收到孙策的回复,拜高顺为折冲将军,正式纳入鲁肃建制。

  鲁肃心满意足,高顺也很意外,他没想到鲁肃这么欣赏他,亲自为他请功,更没想到孙策这么给鲁肃面子,一下子就给了个折冲将军。据他所知,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投降吴王的诸将中起点最高的。就算他有功,吴王的爽快也让人意外。

  正月末,张辽、庞德到达陕县。故人重逢,张辽与高顺都非常感慨。高顺感慨于张辽一个降将能担任吴王的义从营骑将,可见吴王提拔他并不仅仅是看鲁肃的面子,的确有着过人的胸怀。张辽则感慨于高顺终于遇到了伯乐,从此可以大放异彩。

  得知高顺刚刚升官,最开心的还是吕小环,她不顾众人注视,像小时候一样抱着高顺又哭又笑。

  :。:

欢迎大家访问:龙王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05shu.com/book/40629/2313/